古人类

(游戏《光晕》中的史前人类)

编辑 锁定
古人类是游戏《光环》系列中的远古高等文明之一,古人类大约在公元110万年前发展至星际文明。根据先行者的观察,古人类极有可能起源于地球。但古人类很早就舍弃母星,将文明中心迁徙转移至数10光年外的两个星系,而后在银河系边缘横跨3万光年的星域建立前哨殖民地。先行者很早就注意到了古人类,并且追踪了解古人类的发展,古人类颇具掠夺性的殖民策略。先行者发现,在几个世纪的时间里,古人类的前哨殖民地就发展成为人口中心,而这些人口中心则在日后的古人类 —— 洪魔战争中率先陷落。而在真正接触先行者很久之前,古人类文明经历了一段令人不解的科技黑暗时代。这场风暴原因不明,唯一能够确定的是,经历黑暗时代洗礼的古人类,文明散落飘摇,大量资料遗失损毁,甚至连有关母星的知识也完全遗失。直到在古人类末任政治领袖雅皮琳的率领下,古人类才基本确定地球是自己的母星 —— 但大将军却对此深表质疑。
中文名
古人类
外文名
Ancient human
起    源
艾德·特瑞尼星(地球)
时    间
约公元15万至11万年前
领    袖
雅皮琳·雅普库施玛(女)
文    明
1 级
成    就
继承先驱“衣钵”
 

古人类种族

编辑
  • 先驱
大约在数十亿年前,先驱就已经拥有了极其发达的科技,作为一个在先行者眼中“超神”的物种,先驱在宇宙中播撒生命火种,他们甚至可能脱离肉体超凡于世,而且死亡对于先驱仅仅只是变化一种存在形式而已的转生。先驱在银河中自由穿梭,播撒生命火种,先行者,人类等生命皆为先驱所造。
借用小说《光环:静默》中,大将军对智库长的描述,是这样的印象:先驱曾以许多形态行走于世间,血肉之躯,或者唯灵永存,或原始,或先进,或者翱翔太空,或者刀耕火种,进化周而复始,死亡,重生,探索,在星系间播撒生命火种。
  • 先行者
先行者 先行者
先行者文明起源于约公元1500万年前的猎户座,他们大约于公元15万年前发展为整个银河系的霸主。先行者掌握着发达而完整的科技体系,以古老的“衣钵”信仰作为社会思想根基。
公元10万年前左右,可怕的生命吸收者“洪魔”扫荡了整个银河系。先行者在尝试控制并研究洪魔的努力失败后不得已和洪魔进入了全面战争状态。在长达 300 年的漫长交战中,先行者们将俘获的洪魔置于极限星大气层内的研究所中进行研究,希望能够找出洪魔的弱点。最终,走投无路的先行者在尽可能的保留了星系中其他物种的火种后,不得不考虑使用环带阵列的可能,利用“环带阵列”清除了整个银河系的所有生命,这是一种能够杀死所有为洪魔提供寄生宿主来源生命的终极武器,进而与敌人同归于尽(大部分先行者基本上都丧生于那场浩劫中)。
历史悠久的先行者文明土崩瓦解,幸存者亦不知所终,只留下遍布银河系的各种庞大建筑体。直到相关小说和光晕4发布以前,关于先行者的历史均只能从少量设定与游戏情报中获取,而后随着先行者历史的逐步明朗化,关于先行者的复杂故事开始重塑这一高深莫测的种族。
  • 古人类
公元200万年前,现代人类的祖先,智人,从非洲进化而来。离开了他们的故乡东非,智人逐渐遍布了整个地球,最终,人类出现了,在地球上建立和发展文明,以一个打猎部落的形式生存着,最初被称为“Erda”or“Erde-Tyrene”。古人类的文明逐渐变得越来越复杂。
古人类的星际文明非常发达,科技水平虽然低于先行者,不过他们长期研究先驱的科技,再加上与实力强劲的古先知结成了同盟,于是联盟的力量在银河系中超过了先行者。
历史中提到古人类遇到先行者,在古人类最初接触先行者后,对于先行者的态度是极为不屑。公元15万年前,为了脱离先行者的控制,古人类将文明迁移至更加边缘的猎户座悬臂,似乎借此希冀远离先行者的影响。古人类选择在银河系猎户座悬臂发展文明,最终成为一个横跨1000个星系,拥有20000个星球殖民地,连先行者也无法小觑的星际文明。
古人类的科技发展,只有在最后一任的政治领袖雅皮琳的推动下,才从大量研习先驱科技中获得突飞猛进的发展,才能在某些方面 —— 譬如进攻类武装科技上能够与先行者匹敌。即便如此,小说中也提到古人类在诸多方面 —— 譬如断层空间跃迁技术 —— 落后于先行者,以至于在最后的战争中被先行者截断援军,导致古人类军队彻底失败。
在古人类文明发展过程中,存在一个不容忽视的异常阶段。先行者的研究发现,人类和先行者似乎有着某种基因层面的关联,一些先行者贤达之士也认为,人类是先行者同出一脉的种族,同样由先驱赐形赋息。与先行者一样,古人类也认为自己才是承载“衣钵”责任信念的真正继承人。这也是两个文明的争执焦点之一。除此以外,似乎古人类的黑暗科技时代,与两个种族的纷争无法脱离先驱的幕后关系。
  • 圣希姆(先知)
先知 先知
古先知文明存在于先行者统治时期。尽管技术上是强大的,古先知当时是一个优雅和聪明的种族,更关注美感、永恒、和青春。
大约于公元11万年前古先知与古人类达成联盟,形成银河系猎户旋臂的主要力量。在这期间,他们第一次遭遇洪魔,但与古人类相比被感染的机会较小。帝国被毁后,古先知在第一次古人类 —— 先行者战争期间投降于先行者之后,古先知被隔离在另一个星系里,之后开始囤积武器。先行者 —— 上古洪魔战争期间智库长在光环发射前保存先知样本,古先知长老猜到灾难即将降临,向先行者发动了一个短暂的起义。后来几乎所有古先知在其星球上几乎被低功率发射的光环杀死。
  • 洪魔(虫族)
洪魔原型 洪魔原型
洪魔的形态是一种相当致命的寄生体,其生物质量是由一种无差别的洪魔超级微型结构所组成,其结构与神经元及胶质细胞相似,洪魔能够自己编排这些微型结构,并模仿它们所需的有机体。洪魔爆发时会经历几个特定阶段:野生、互助、星际、超星系。野生阶段的洪魔会使用4种形态:感染、战斗、母体、尸脑兽。洪魔一旦成功建立了尸脑兽,便会进入互助阶段。此时可使用的形态数量开始急剧增加,其中的变身形态是洪魔将微型结构附着于钙质构建的弹性架构而创造出的战斗体。变身形态数量达到平衡后,战斗形态会转为纯防御角色或是作为钙质储备。洪魔进入星际阶段后,它们除了形态上的进化,还能完全吸收所获得的科技。当洪魔强大到同化了星系的程度后,如果实力允许,它们将进军其它星系,此时,洪魔便进入超星系阶段。
洪魔的感染形态附在生物个体后,可以选择感染或者不感染。一旦被洪魔感染,将不会有任何可行的治疗手段,洪魔即使是一个微小的孢子存在于大气中,它也能毫不费力的将整个星球感染。

古人类历史

编辑
  • 先驱的“计划”
原基:身体被扭曲的先驱 原基:身体被扭曲的先驱
先驱选择了母星位于 Ghibalb 星球的高等智慧种族『先行者』作为下一个考察对象,虽然此时继承“衣钵”的候选人越来越令先驱满意,但是最终先驱还是认定先行者无法完全继承“衣钵”,觉得先行者这个种族缺少了一些他所看少的特质,甚至还会阻碍“衣钵”计划的进展,于是计划将先行者灭绝,不料先行者知晓了先驱的意图,决定先发制人,为求生存而孤注一掷地发动了对先驱的突袭,重创了毫无防备的先驱,在先驱眼中无比稚嫩的先行者究竟是凭借什么力量成功袭击了先驱,至今依然是一个秘密。随后先驱被迫退出银河系。
退出银河系的先驱被先行者激怒,为了复仇,重新启动了一个长期而悠久的计划,他们凭借自己强大的科技汇聚了至少12种未知生物(包括自身),创造出了可怕的洪魔,决定在银河系释放这种生物武器作为制裁手段,并主导一场重估生命发展方向的试炼。
这次先驱相信自己在银河系中可能已经拥有可以传承“衣钵”的继承人 —— 人类。所以制裁对象仅限于先行者,同时,先驱也想借此测试人类能否真正继承“衣钵”,在与洪魔冲突之后为银河系带来繁荣,或者银河系是否会屈服于洪魔,产生另一种高度一体化的和平。结果只有2种:先驱的“衣钵”继承者获得成功,先驱的计划在银河系宣告完成;或者洪魔战胜一切,先驱放弃银河系,将银河系的未来交给洪魔。
先驱将这至少12种以未知生物为素体组成的上古洪魔的首领“原始尸脑兽” 放置于储存舱,投放在银河系边缘的一颗废弃行星上。它就是后来的永生者,也叫做原基,而原基的意识则来自那名融合为洪魔的先驱个体,先行者称它为受囚者。它的目的是要将先驱与先行者战争的真相告诉想要了解真相的人:“衣钵”的意义、洪魔的起源、人类的角色、先行者不是“衣钵”的继承者、人类在通过测试之后可以继承“衣钵”。
  • 古人类 — 上古洪魔战争
先驱的计划开始实施。公元11万年前左右,古人类发现了数艘自动驾驶的星舰坠落在银河系边缘附近的一些殖民行星和荒废行星上,里面有数以万计装有干燥粉末的玻璃桶。古人类严格检测和研究这些相对简单的短链有机分子粉末后认为无害,只是对低等生物有些神经影响。他们尝试将粉末喂饲在古人类的世界和古先知的世界里很流行的宠物佩鲁兽,它们变得更加驯服。
但谁都没有想到,这些粉末正悄悄地改变佩鲁兽的基因遗传密码,几个世纪之后,这些佩鲁兽开始变异,性情狂暴并且侵食同类,不少被安乐死或者流放野外。饲养佩鲁兽的古人类和古先知也染上各种病症,精神上的影响让他们食用染病的佩鲁兽,丢弃的部分也加速了怪病的传播。感染者与未感染者开始了自相残杀,正是由于这些粉末导致出现早期的洪魔。
当古人类的官员发现粉末的真实作用后,太晚了,整个行星被感染,被感染的古人类和古先知将疾病蔓延到了其它星系,助长了洪魔的爆发。洪魔不断蚕食各种生命体和可用的资源,并形成了战斗群。
古人类在绝望中,开始强行把其它世界的物种带来弥补他们失去的人,并发动了对洪魔的战争,然而,古人类舰队的主要任务是找到并消灭任何存在的寄生虫,当先行者的世界被感染,他们立即在轨道清理这个星球表面,在过程中杀死数以亿计的先行者,作为先行者,显然不相信洪魔的事情,这些行为只能使他们产生对人类“侵略”其他物种的仇恨。
古人类之前在银河系边缘附近的星系发现了在储存舱内的原基,并转移到查姆·哈克星球。古人类曾经试图与它沟通,但是得到的回答都很深奥,不明所以。在首次遭遇洪魔后,古人类再次询问原基关于洪魔的特性和疾病的起源,它说出了答案,其中一部分古人类变得极度恐慌而自杀。
经过漫长的血战,古人类相信他们找到了对付洪魔的方法,对外宣称能治愈这场灾变。古人类以牺牲1/3数量的个体为代价,改变他们的基因,让他们作为宿主主动被洪魔吸附、但可以不被洪魔感染为同类。这些基因“阻止”了洪魔的扩散,寄生体不再拥有“繁殖能力”,洪魔终于退出了银河系,接近 9000 年没有再出现。古人类“战胜”洪魔后,摧毁了他们最早时候发现的洪魔粉末星舰,也不留下任何古人类、古先知、佩鲁兽体内残留的洪魔样本,并且销毁他们认为可以治疗洪魔感染的方法的所有资料。由于没有了这些证据和信息,先行者无从知道洪魔的特性。
事实上,古人类并没有找到治疗的方法。洪魔退出银河系是因为它们受到先驱决定让人类继承“衣钵”的命令,已经达到试验目的所以先驱决定将“衣钵”给予人类,洪魔也不再感染人类,转为执行先驱的复仇计划,开始灭绝先行者。
  • 古人类&古先知联盟先行者战争
时间约公元 110,000 年前到公元 109,000 年前。
古人类在联盟中心的查姆·哈克星球上发现了许多的先驱科技,这意味着先驱已经将自己所掌握的力量分享给继承了自己“衣钵”的古人类。突如其来的馈赠使得古人类欣喜若狂,不断强大的科技成果使他们越来越傲慢,敢挑战先行者的优势地位,再加上他们的信仰,是真正“衣钵”的继承人而不是先行者,让他们的先辈在意识形态上将先行者视为敌人。作为古人类最为强大的危险敌人,宣教士一直将古人类看成是一个最有争议的,顽固的,以自我为中心的物种存在于银河系绝望驱使他们在与洪魔的战争后不断“入侵”其他种族和先行者的殖民地。意识到作为先驱继承人的人类科技水平即将急速发展以及他们不断的挑衅给先行者带来了强烈的危机意识,先行者终于无法忍受,发动了战争。
尽管在同一时间,两个巨大的战争不断遭遇挫折,古人类依然战胜了洪魔。可不幸的是,洪魔已经对古人类已经造成了严重的损害,古人类文明的死亡丧钟于宣教士手中敲响。
古人类“侵略”了50个先行者未设防的用于安置其它物种的星球,在把这区域的物种全部消灭以后,古人类在当地设置了大量殖民地来加强自己应对新威胁的能力。古人类用“武力”到处夺取新世界,然而,并不是所有这些看起来毫无道理的“侵略”是源于古人类对于“扩张”的渴望,相反,古人类的舰
古人类 — 先行者战争 古人类 — 先行者战争
队净化了许多洪魔感染的殖民地。
快速“扩张”和古人类的一些行径最终惹恼了先行者,最终遭到先行者的报复。古人类被迫将他们的军事力量保留一部分以对抗先行者,由于洪魔已被击退时古人类的军队消耗殆尽,同时先驱的科技也并非能在短时间就大幅度的加以利用,他们没有足够的资源来对抗先行者。
战争中,虽然古人类成功毁灭和征服了许多先行者的世界和星系,但最终由于在先行者军团统帅 —— 普罗米修斯战团的攻击下最终只剩下查姆·哈克。地球是最早失去的,对古人类士气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战争持续了超过 1000 年,在千年之久的冲突中,古人类从来没有进入15000光年的猎户座,先行者的权利中心。宣教士想出一个 star-hopping 计划,就是将军队转移到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古人类世界,跳过其它较不重要的恒星系统,以保护自己的资源和战斗效率。
在战争的最后冲突前,古人类在军事和科学取得了很大的进步,由于古人类政治领袖雅皮琳的努力,鼓励人们从古人类 —— 先行者战争早期就开始研究先驱遗迹。同时,研究先驱科技的产生的众多新武器和战舰投入战争。
尽管古人类运用先驱的星路来连接他们的轨道防御工事并且事先做好了大量的准备,古人类还从与先行者的早期接触中进行了大量学习,但是古人类依旧在战争中被打击得节节败退,因为先行者摧毁了古人类的跃迁空间通道,古人类无法从古先知那里得到支援,先行者的最后一击开始于先行者通过7个跃迁空间节点,以1小时的间隔传送出由宣教士和他最有经验的部下指挥的庞大舰队。古人类舰队数百次的横扫了整个星系来阻止宣教士的舰队数百次勇敢的在轨道上部署先行者卓越的能量武器的尝试。
宣教士试图在对古人类的轨道弧攻击下以打开缺口并淹没古人类在抵抗的攻击中,先行者牺牲了许多战舰,从无畏级和堡垒级到哨兵级战列舰,在先驱无可匹敌的科技力量面前,宣教士的后代亦全部阵亡。
在查姆·哈克陷落的最后时刻,古人类最高政府进行了一场辩论,主题是是否将洪魔引回银河系来拖延时间,最终这项提议被否决,原因是这对于银河系其它生物过于危险。结局是很明显的,古人类投降了。
在古人类最终的抵抗中,一支包含7000名武士和70艘战舰组成,由古人类政治领袖雅皮琳率领的特种部队被组建起来来保护位于查姆·哈克中心的原基和时间胶囊。在面对不可避免的失败的时候,古人类战士脱下了他们的制服,这样先行者就无法认出他们的指挥官。尽管这样,宣教士还是轻而易举的在众多聚集在要塞的幸存者中认出了他最可怕的对手 —— 大将军。
查姆·哈克陷落后,40艘一等主力战舰和10艘一等防御平台作为古人类舰队最后
先驱遗迹 先驱遗迹
的力量,撤退到银河系附近的一个星系,轰炸这个星系的星球,执行着焦土战略,这个星系就是日后07特区的所在地,其中的一颗星球被07特区选做自毁所撞击的目标。
古人类被击败后,智库长阻止宣教士灭绝所有古人类,认为这样做会违反“衣钵”的意义。宣教士和他的普罗米修斯战团在后来的政治斗争中处于被动,由于处在和平环境下,加之激进的思想,他们最终被迫退出议会,宣教士和他的战团代表的整个先行者武侍阶级在随后的数千年中被边缘化,舰队解散,先行者军事实力被削弱,这使得他们在后来的洪魔再次入侵时措手不及。宣教士也自我放逐,休眠于存放在地球的战士牢笼之中。
古人类投降后,古人类被先行者进行强制性基因退化,退化成原始人放回地球从新开始,古人类大量的科技制品被先行者销毁。
退化之后的古人类被迫从头开始发展,古人类试图重建其昔日的辉煌。在地球上有数个城市和社区,最大的叫 marontik,建立木制建筑和用蒸汽做动力的船只。然而大多数古人类则住在村落里。光环发射后古人类文明再次倒退,为7级文明。
  • 先行者 —— 上古洪魔战争
银河系中已经无法寻找到任何先驱,而他们下达灭绝先行者的命令开始由洪魔执行, 为了对洪魔再次入侵银河系做好最坏的打算,先行者的首脑 —— 大架构师在公元 101,000 年前下令建造环带阵列。他在大方舟建造了12个直径30000公里的大环带,用作对付洪魔的终极手段,而同时宣教士的妻子智库长也在小方舟建造了6个直径10000公里的小环带。两个方舟以及大量的的护盾世界用以保护银河系物种的样本在环带发射时免遭灭绝。采集和索引银河系物种并送往方舟的工作,由管理者和领导生命工作者来完成,但工程量巨大,彻底完成需要大量时间。
洪魔在公元 100,300 年前再次出现在银河系,先行者在尝试控制并研究洪魔的努力失败后不得已和洪魔进入了全面战争状态,开始了与洪魔持续 300 年的战争。先行者尝试所有方法,也未能击退洪魔,一直处于劣势。同时,洪魔逐渐掌握智慧生物们的科技,实力高速膨胀。
公元100,043 年前,先行者大架构师授权军事人工智能“偏见之僧”在查姆·哈克附近测试发射07号大环带。攻击穿透了星球上所有的先驱建筑,并释放出古人类存放在这里的原基。偏见之僧随后将它带到07号大环带研究,并与07号环带一同消失了 43 年。在这段时间内,由先驱转换而成的原基与偏见之僧进行了交谈,先驱传达的思想几乎是难以抗拒的,以至于偏见之僧最后也不得不被强大的原基诉说的故事和真相
大方舟&七大光环 大方舟&七大光环
说服,相信银河系的未来属于洪魔,先行者自作主张接手“衣钵”的举动让银河系陷于永恒的停滞,只有消灭先行者才能让银河系的物种继续进化。
随着战事进行,先行者将另外11个大环带调回银河系的先行者首都圈,偏见之僧也在公元 100,000 年前突然带着07号环带回来,它控制了在场的许多引导者AI,对先行者发起突然袭击。宣教士发出了故障保护密码,暂时瘫痪偏见之僧,启动首都圈的防卫系统,与同伴进入运输舰回到方舟与妻子会合。偏见之僧的权限成功控制了5个大环带,声称与洪魔合作消灭先行者。先行者将其余的7个环带从首都圈的传送门紧急送入方舟,但是由于情况危急,最终传送门超载崩溃,只有一个在传送门坍塌前抵达。首都圈的防卫系统发挥作用,摧毁其中一个大环带,处于极度不利处境下的偏见之僧带着07号大环带撤退,其余的大环带下落不明。
宣教士出于自身的考虑,将自己的意识转入先行者“新星”体内并重新掌控先行者军团控制权,他随后追踪到偏见之僧和原基所在的07号环带,率领舰队拦截。新星·宣教士用控制密码驱逐了偏见之僧,将严重受损而不稳定的07号大环带缩减为小环带后传送到大方舟。他拷问了07环带上的原基。原基告诉他们:自己就是由先驱转化而成,用以操纵洪魔,并将先驱、先行者、人类、洪魔的关系、人类其实没有治愈洪魔的方法等真相尽数告知。经历一番苦战,宣教士最终成功使用衰变技术,将原基周围的时空环境在短时间内跨越几百亿年,最终使得看似不可摧毁的原基在熵值崩溃中消亡,而他只将从原基口中得知的真相告诉了自己的妻子智库长。
时机成熟,偏见之僧率领洪魔大军,操纵由数百万艘强大的战舰组成的军队,以难以阻挡的实力攻向方舟,至于先驱的“圣迹”也入侵了先行者的主要核心战略要地,其力量几乎碾压一切,并使先行者的武装力量迅速失效。先行者最后的防御体系(马奇诺防线)终于崩溃,不得不考虑最终手段,种族首脑大架构师牺牲了自己和大方舟,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由智库长负责的小方舟与仅剩的环带上,这一最后手段是借大架构师所争取的宝贵时间而得以重获实施的可能性。智库长此时正在地球索引物种、并最后关闭导向方舟的传送门,洪魔则大举进攻地球,希望借此侵入传送门进而摧毁仅剩的这座方舟以阻止先行者“同归于尽”。为了确保方舟的安全,智库长摧毁了所有能够带她回到方舟的圣匙级战舰,认为保存银河系物种的重任比自己的生命重要得多。宣教士派出营救部队,要赶在环带发射前接回妻子,但是都被偏见之僧的舰队拦截。
先行者新建的军事人工智能“进攻偏执”利用偏见之僧在最终关键时刻精力的转移和兵力处绝对优势下的疏忽,成功以5:2183的悬殊兵力争取到了最后的一点时间,所有环带中的7个环带启动,击溃大部分洪魔舰队,洪魔的武装力量瞬间崩溃,进攻偏执从而获得了 6:1 的兵力优势,反败为胜并俘获了偏见之僧。随着环带的启动,银河系所有不受方舟和护盾世界保护的生物全部被杀死,随后方舟上的 Keyship 将先行者保存索引的物种送回各自星球,先行者与洪魔的战争也因此宣告结束。
  • 智库长和语录 —— 节选自光晕3终端机
智库长 —— 一名先行者领袖,性别为女性。
智库长为先行者武装部队指挥官宣教士的恋人,两人在战争中一直保持着非宣教士/智库长常紧密的联系。智库长负责收录分类以及保护银河系中所有生命免收洪魔的侵袭和同化,她的任务就
宣教士和智库长
宣教士和智库长(2张)
是将这些初生的生命作为火种送往方舟。智库长通过修建巨大的传送门以运送不同种类的生命进入大装置00之中(方舟)。运送完毕后,智库长立即摧毁这些传送门以防止洪魔趁机进入方舟。宣教士保证远在地球的智库长的安全,延迟了发射光环的时间,为了确保方舟的安全以及为了坚定宣教士的决心以及保证整个计划实施的万无一失,智库长在将人类送往方舟之后摧毁了所有的圣钥船,将自己困于地球之上,并在地球非洲乞力马扎罗山【坦桑尼亚东北部】(非洲最高峰)度过了自己生命最后一段的日子,亲眼目睹了光环启动时那绚烂华丽的毁灭之光,最终香消玉损。
以下是宣教士和智库长的最后的对话:
智库长:分类的进展工作自从计划宣布之日开始就已经在紧锣密鼓的进行当中,虽然我们已经竭尽全力加快工作速度,但是仍然前方依然是困难重重。在18个不同的世界都发生了灭绝和环境毁灭的可怕灾难,31个世界也遭受了不同程度的严重侵袭,只有极少数生命在灾难面前顽强的幸存了下来。
智库长:假如我拥有最终选择的机会,那么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坚持我现在所作的一切,因为它是目前唯一正确的选择。我们已经没有多余的人力或者空闲的时间来进行一项如此浩大繁琐的”造星”工程了。无论如何,我绝不会为了我一人微不足道的生命而停止拯救星系间如此之多的无辜生命。它们在等待着我。
智库长:时间一分一秒的在从我们掌间滑落,宣教士,每艘我们能够使用的飞船都已经满载未来的生命火种整装待发前往方舟,我请求你不要中止这项伟大的使命,至少现在不要,至少等到我干完我力所能及的事情之前不要!那些美妙的生命,每一个灵魂都是那么的独一无二而又珍稀独特。
智库长:我已经快要完成我的使命了,我已经快要完成对生命那意义非凡的伟大救赎了。我已经快要完成这庞大繁琐的任务了,分析检索和运送工作马上就要接近尾声了。我们等待的时间越长,我们所冒的风险就会呈几何倍数向上疯涨。那些可恶的东西已经摧毁了在我这边几乎所有的我方殖民地了。求求你了,启动阵列吧!
宣教士:伟大的责任?难道经历了如此之多的腥风血雨之后你还执着的坚信那个可笑的(童话)吗?难道亲眼目睹了那些可恶的虫子吞噬了我们数以百万计的世界之后你还始终难以放弃自己那幼稚的信仰?你难道直到现在还没有醒悟过来吗?执着于那神圣伟大的救世衣钵最终促成了我们无可挽回的毁灭!正是那虚幻飘渺的伟大衣钵,削弱了我们赖以生存的自保能力,在我们的人民之中传染滋生那可耻的依赖和怠惰。正是我们那(所谓的守护职责)使我们眼下是如此的脆弱怠惰,不堪一击!当我们撤退来到了防线之后,将数以万计的美丽世界和数以十亿计的宝贵生命留给了那些永不满足的寄生虫之后,我们还能够理直气壮的宣称自己仍然是这银河中最为崇高的(守护者)吗?
宣教士:你难道现在还不明白吗?就是对于这所谓“神圣责任”的过分执着才导致了我们最终那可悲而又可怕的毁灭!我们那所谓守护使者的信念最终使我们失去了赖以自保的最后一道屏障!假如我们真的是如此高尚的守护使者,那么为什么还有数以十亿计的生命现在横尸荒野,或者变成了一团团令人作呕的行尸走肉?
智库长:那么我们又能怎么样呢?宣教士?我们已经统治了这个银河系太长时间,曾几何时,我们是那么的高高在上,气宇轩昂,但是现在呢?也许,是我们该把这份为神的力量交予后人了。
宣教士:你难道疯了吗?你难道要冒着整个星系所有生命全部灭绝的巨大风险来执行你那毫无意义的白痴计划吗?经历了过去 300 年的血雨腥风,你还没有成熟起来吗?你的努力会惹来那个家伙毫不留情的讽刺与嘲笑!不要让对我的关心和爱护蒙蔽了你自己的双眼!
智库长:为了保险起见,我已经远程销毁了所有的圣钥船,这样我就再也无法抵达方舟了,不过,那东西也是一样。我被困在这里了,困在了一个美丽而空旷的奇妙世界,这个世界的居民已经检索入库了,他们中的每一个美妙的个体都被送往方舟了。他们是如此的特别和珍贵 —— 值得我在这最后关头在这个星球上为他们专门建造一座独立的传送大门。也许,这将会是我们最后一次进行通信了,最后,我再次请求你,发射阵列,点燃光环,让一切就此结束。
宣教士和智库长,有关他们的历史资料可以在位于游戏光环3的终端机里找到些许,当启动终端机后,玩家就可以看到在光环点燃前宣教士同智库长的一系列对话记录,从终端机的通讯记录里可以得知宣教士为先行者武装部队的一名高级指挥官,他全心全意的信奉先行者需要保护银河系所有生命的“披风”理论,同时,宣教士也是最终启动光环的先行者。
宣教士曾经无数次劝说智库长停止继续拯救银河系中其他“富有感情”的智慧生命,并回到自己认为“确实安全”的地方。他的请求最终没有打动智库长的心,最后在地球上一个被她成为“伊甸园”的地方度过了光环启动前自己最后的一段生命时光,在启动光环后,留在方舟内而幸存下来的宣教士在向着茫茫星空发出了最后一篇通讯(注:全文如下—— 没有你的陪伴,我将独自背负这痛苦耻辱的回忆与警示,踏上那伟大的朝圣之旅)离开了方舟,从此不知所终。
玩家可从343罪恶火花的话语中得知,宣教士在启动光环时,最先启动的是大装置04(阿尔法光环)
  • 意志的“传承”
先行者一直相信,“衣钵”起源于先驱 —— 一个在银河系四处播撒生命的伟大种族,而先行者坚信自己是先驱最杰出的创造,在先驱完成使命以后便在银河系销声匿迹,同时,先行者认为自己将是银河系历史的一个阶段,未来会有更强大的种族崛起代替他们保护这个银河系,这也是他们自称为先行者的原因。
先行者对于“衣钵”的信仰在很大程度上是虚构的,在漫长的岁月中为他们将自己摆的对于其他物种高高在上的行为做出辩护,实际上,先驱选定人类作为“衣钵”的继承者,而在先行者文明的最后时刻,先行者决心让人类作为自己的继任者,一遂先驱的愿望。

古人类资料

编辑
  • 大将军对古人类失败的描述
“我们坚守查姆·哈克,抵御先行者大军无休止的猛烈进攻,整整三年。”
“我的舰队在星系中奔波防御,在敌人能够建立起传送走廊所需最小能量的跃迁门前扑灭他们的轨道袭击。”
“在所有的战斗中,超空间技术只为我们带来了一点的战术优势,近距离的星际战斗必须以行星要塞为依托,固守不退,只有这样,才能充分发挥火力优势,在先行者舰队通过传送门前将
古人类士兵 古人类士兵
其彻底掐灭。”
“占领空虚的星域对整个战局的走势并无重大影响。只有控制人口密集的中心世界,掌握战胜所需的必要资源才能决定胜负。”
“但是我们战舰的数量越来越少,我们固守的要塞也难以为继良久。而先行者的舰队却丝毫不显颓势,从无以撼动的要塞级先行者旗舰到那些无孔不入的无畏舰快速突击阵列,敌人总是能以无畏舰为先锋,从出其不意的地点打开传送门,发动袭击。”
“正是宣教士本人策动了这些令人生畏的大胆突袭。”
“先行者同时掌握了先进的跃迁断层中和技术,以此,他们能够调整修复超光速旅行中时空通道可能发生的异常堵塞,甚至,能够阻断我军跃迁的通道,以此将我们彻底孤立。”
“早在意料之中而又几乎无可逆转,我们在煎熬中痛苦等待着先行者们发动那最终的致命一击。宣教士本人亲自率领舰队发动了最后一次攻击,在一个小时的时间里,七座巨大的空间传送门依次出现在星空之中,那些追随宣教士数十年,从边缘星域一路直到艾德·艾瑞尼的精锐战团,从传送大门中蜂拥而出。”
  • 古人类&古先知联盟的建立以及关系
古人类,一个在此时已经拥有一个广阔的星际帝国的种族,与古先知建立了一个联盟,意在获取古先知超高的科技带来的巨大优势。事实上,这个联盟并不是完全平等的,类似于二战时期的共荣圈,智库长认为古人类事实是征服了古先知来扩展自己的势力,就像古人类对其他数个种族在之前所做的一样。
古人类的星际国家不是只有古人类与古先知构成的,还包括许多其他智慧种族,类似于后来的星盟,只不过古人类维持这个联盟靠的不是宗教,而是自己强大的武力与实力,靠别的种族对自己的恐惧与敬畏统治着帝国。
“曾经,我们是最伟大的种族之一,通过力量将各族联系起来,为了我们的目标而统一了我们的步伐。”—— 大将军
到了大约公元 150,000 年前,古人类已经达到了极高的科技水准,是一支可以与先行者抗衡的强大力量。宣教士曾表达过他对古人类的忧虑:人类是银河系中第二强大的军事力量,也是先行者影响力的最近威胁。
  • 重新发现
大部分有关于古人类的历史和几乎所有的文物与记录都遗失,然而在公元 2550 年第一次人类与星盟战争结束以后,小规模的发掘让人类知道了自己无比强大辉煌的过去。
  • 古人类的“外貌”
尽管有些许不同,古人类大体上在外表上非常类似现代人类,普遍留有长发,褐色,黄色直至黑色的皮肤,拥有较薄的嘴唇,像现代人类一样,古人类也有不同的体态。
同为智人,但是男女整体差距明显,大将军是一个高大威猛皮肤黝黑肌肉发达的执政官总督而雅皮琳则是矮小粗壮的政治领袖。
虽然现代人类的医学和生物科技发展迅速,但是古人类更强壮,更有力量,也更聪明。
人类对于先行者来说是一个十分“特别”的物种,智库长认为如果古人类没有遭遇洪魔,他们会比先行者基因层面上更先进。在与先行者进行了 53 年之久的战争以后,大将军脸上出现了明显的皱纹,但是他依旧拥有年轻时的体重,从这件事中推断,古人类比现代人类更长寿,也许是自然的,也可能是先进科技辅助的结果,更有可能是二者结合的产物,尽管如此,他们的寿命依旧远远短于先行者。
  • 古人类的“科技”
古人类使用智能,这些机械智慧协助古人类科学家对先驱科技进行逆向工程,几乎弥补了古人类和先行者两个种族科技发展方向之间的巨大鸿沟,许多古人类的星球轨道上环绕有广阔的铁路
古人类飞船战斗群 古人类飞船战斗群
网络,大将军对此深感自豪。
在与先行者战争前,古人类达到了与先行者相近的科技水平,在新星得到了宣教士的记忆后,他描述了战争前查姆·哈克行星上的情景 —— 广袤的先驱遗迹上镶嵌着人类建筑结构,就像大树上的藤蔓一样:广阔宏伟的城市,林立的能量尖塔和防御平台布满了整个行星的同步轨道,这些造物只比先行者拥有的同类事物稍稍在结构上简单一点点。宣教士断定古人类是一个强大无比,值得尊敬的对手 —— 仅仅从技术上来讲是这样。尽管人类对于先行者来说是个年轻得多的种族,但是在战争爆发前古人类在军事,基础科学和技术上都有了巨大且飞速的发展,能够与先行者相提并论,在查姆·哈克 —— 古人类帝国曾经的“心脏”上。
宣教士告诉新星:当年先行者对于人类的武器技术几乎没有抵抗的能力,通过收集使用先驱造物并对其逆向工程,人类的进步更加迅速并导致了意图挑战先行者在银河系中的地位。
  • 古人类的“文化”
我们对古人类的文化知之甚少,我们只知道古人类认为他们才是“衣钵”的真正继承人,而这被先行者认为是异端,因为人口持续增长且面临着洪魔的威胁,古人类对于其他物种表现出“残暴无情”,通过查卡斯对自己体内远古灵魂的回忆,发现古人类认为通过“征服”和“占领”别的世界来“扩张”自己的人口是正义的,通过长期与先行者的战争,古人类变成了军国主义社会,军人在社会中地位很高,影响着政策的制定。在查姆·哈克保卫战中,即使是儿童都被安排进军队保卫自己的家园。
古人类拥有多神信仰,古人类军队成员面部有白色的图案标志很可能是为了区分职位身份或地位阶级,通常有长头发,舰员的盔甲显然无任何标记,虽然有更精致的制服存在,可能用于礼仪场合。
大将军多次提到了“上天”这个词,宣教士发现,人类乐于崇拜无生命的物体,包括先驱遗迹。
同时,古人类信奉叫做 daowaamadthu 的哲理,即宇宙对于个人的牵扯与指导。即使没有战争因素影响,先行者预测到古人类&古先知联盟依旧会在几个世纪以后瓦解,因为先行者认为人类是一个排外且自我为中心的种族。
  • 古人类的“遗迹”
遗迹的风格由中国、罗马和中东风格混杂而成,暗暗的还包含了先行者文明的元素,中国(东亚)元素尤其明显,比如建筑物上很像中国龙的装饰和无处不在的佛像,大多数建筑物都有类似宝塔的结构,总体来说遗迹是古典文明和超高科技的结合体,爱丁堡大学的一个研究小组研究了 ODST 从平安星上拍摄的照片后,表示建造这些建筑物的种族大量的从古人类文明中获得了借鉴,或者进行了类似的活动。
  • 大将军
大将军 —— 弗斯科恩仇不仅是一名资深的高级军事执政官,他也是十万多年前古人类与先行者战争时最负盛名的战士,在古人类和先行者战争中是唯一有实力匹敌宣教士的古人类大将军,曾经被宣教士誉为自己最强的对手。大将军认为,古人类可以利用洪魔对抗先行者,以缓解古人类自身的压力,并逆转局势使古人类反败为胜。结果,大将军这一建议被古人类政府的政治领袖雅皮琳否决。最后,同时与两方对战确实压力太大,难以抵御。先行者打败了古人类的军队,终结了这场从过去一直打到现在,发生在世界之都查姆·哈克的战争。
古人类最高军事统帅/大将军:弗斯科恩仇 古人类最高军事统帅/大将军:弗斯科恩仇
在查姆·哈克,大将军带着仅存的古人类,退到了 Citadel Charum,这座城在以前已被先行者毁为废墟。大将军他们在这里准备他们的最后一战。古人类最终还是战败了。随后,宣教士亲自会见了大将军。出于对一名战士的尊重,宣教士将承诺支持“程式管理员”计划。这一计划是为了确保人类未来的安全。然而,古人类最终遭到了惩罚。过去古人类已经发展的很先进,且在勘探宇宙。现在他们回到了一个极其原始的阶段。这是为了惩罚古人类在曾经所犯下的罪行。
先行者相信古人类掌握有打赢洪魔的方法,所以委员会下达命令,欲将大将军和数千名古人类的意识都进行处理分解。委员会希望将古人类的意识长期进行数字积分计算,最终就能明白古人类是如何防御洪魔的。
《冥冢》中提到,在古人类战败 9,000 多年后,智库长在特定古人类身上植入以特定基因为载体的命令或记忆流,俗称GEAS。在《原基》中,查卡斯则被赋予了上古一位重要人物的完整人格 —— 古人类执行军团执政官,大将军人格特性彻底觉醒,查卡斯学会了与大将军意识的联接和交谈。
“你还年轻,我已经老了,我已经死了。” —— 大将军意识初次苏醒时对查卡斯说。
当年轻的查卡斯随同宣教士亲眼目睹查姆·哈克毁灭以及并得知原基不知所终后,大将军的意志重新苏醒。在坠落到07光环后,大将军每次遇到关键时刻,就会现身并利用自己万古积累的智慧与经验,帮助查卡斯度过难关。在《原基》中,查卡斯询问大将军古人类是否在鼎盛时期也有能力建造诸如光环的神迹,一向心高气傲的大将军用沉默回答了他。
最后,查卡斯被偏见之僧逮捕。偏见之僧是先行者最强大的智脑,不止在负责四处肆虐的计划,还能控制光晕。偏见之僧向古人类承诺帮助古人类向先行者复仇。他将大将军的意识从查卡斯体内提取出来并注入进一个监视器的外壳中,以此协助07号装备在居民区发起反抗。不可避免的是,宣教士的部队收回了对光晕的控制权,计划失败了。大将军的人格意识被重新注入到查卡斯体内,他们的大脑融为一体,成为了新型检测器:343罪恶火花。
推动《原基》故事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此大将军的记忆与人格一直在将自己的想法思维灌输到查卡斯的潜意识中。大将军亲眼目睹了古人类最后战败的惨然,对先行者怀有刻骨铭心的仇恨,于是便借以查卡斯的肉体,来达到自己复仇的目的。另一名人类Riser体内也有类似的人格意识存在,在小说两人的意识经常会被此两个人格彻底控制。而小说最后也揭示,所有被集中在光环进行实验的人类,都被植入了类似GEAS,所有人潜意识中的古人类人格宿主,都是战败前古人类执政军团的领袖,他们都期望重新开始,以报仇雪恨。
“我的承诺非常简单,自由,支持。我们将得到过去可望而不可及的强大武器。人类将会再次直面挑战先行者 —— 并彻底击败他们!” —— 大将军对追随自己的古人类指挥官远古之魂说。
历经10万年的风风雨雨,在方舟毁灭,星盟崩塌之后,大将军的意识依然不灭,他仍然在等待,等待属于自己的时代,再次到来。

古人类主要领土范围

编辑
  1. 艾德·特瑞尼星:人类的核心世界。
  2. 查姆·哈克:主要定居地之一,地球陷落后成为古人类的政治中心。
  3. 平安星:主要定居地之一,轨道上有一座古人类 —— 先行者战争纪念碑,该星球有一个陨石环带。
  4. 法恩·哈克:主要定居地之一,另一个主要的古人类群体起源地和驯化佩鲁兽。
  5. 索斯拉·哈克:主要定居地之一。
  6. 本·诺克:主要定居地之一。
公元 100,043 年前该星系被用于07环带的测试,测试发射后破坏了该星系所有行星上的先驱遗迹和生态系统。直到公元 2550 年该系统才被UNSC发现和探索。

古人类总结

编辑
查姆·哈克,一颗位于同名天体系统中的星球,在古人类眼中被视作“永恒之地”,是古人类的帝国首都,在与古先知联盟后,亦成为了联盟的“心脏”,同一天体系统中还有法恩·哈克、本·诺克、索斯拉·哈克和其它11颗星球。
在古人类跨越猎户座旋臂的迁徙结束并渡过过程中的数个科学技术黑暗时代后,在公元 150,000 年前左右,古人类抵达了查姆·哈克,星球上不尽其数的先驱建筑和创造物极大的鼓舞了古人类,随后古人类把它作为了自己星际帝国的首都。在古人类—— 先行者战争开始之前,智库长和宣教士的初次邂逅便是在查姆·哈克,两人并在此诞生了爱情。
古人类最后的领地 — 查姆·哈克 古人类最后的领地 — 查姆·哈克
查姆·哈克保卫战的几十年前,一位古人类领袖雅皮琳在银河系边缘找到了处于一个巨型胶囊中的原基并将其带回了查姆·哈克,她和银河系中的众生并不知道,原基是,或者其自己宣称是,最后一位活着的先驱。
在超过 50 年的时间里,执政官总督在查姆·哈克是古人类 —— 先行者战争中决定性战场的大将军。在战争的最后 3 年里,在古人类军队数量和先行者相比处于绝对劣势的情况下,尽管是压倒性的数量和使用落后的技术和人工智能,设法成功的阻挡了先行者如潮水般的进攻,并让先行者付出了无比惨重的代价。最终,先行者潮水般不及代价的进攻最终还是冲破了古人类的防线,摧毁了古人类在太空中的抵抗并将军队投放在了行星表面,古人类的地面部队被逼得撤退到巨大的先驱遗迹 —— 查姆·哈克要塞中,在古人类投降之后,先行者在这里用重组机提取了古人类意识精华,查姆·哈克之战导致了古人类丧失了自己绝大多数的力量并导致古人类&古先知联盟的坍塌,查姆·哈克陷落后,剩余的古人类集结部队撤退到狼面星,在那里进行自己的杀身成仁之战。
公元 100,043 年前,在07光环于查姆·哈克星系试射后,查姆·哈克的大气遭到了破坏,先驱遗迹也毁坏殆尽,这也是第一个光环的发射,自此之后,查姆·哈克变成了一颗灰色的,毫无生机的石头,星球的温度降低了很多,大气也变得稀薄且缺乏氧气,43 年后,宣教士和不朽之新星来到了查姆·哈克,发现了光环对这颗星球的破坏,和空空如也的原基牢笼。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词条标签:
游戏 娱乐